中國農村網 > 特稿

大山深處的“農民宅改”——安徽金寨縣農民宅基地制度改革調查

2019-12-06 16:18:44       來源:農村工作通訊-中國農村網    作者:夏樹 王翔 魏龍飛 汪洋

  森林覆蓋率75%,總面積3814平方公里的安徽金寨縣,地處大別山腹地,鄂豫皖三省結合部,是中國革命的重要策源地、人民軍隊的重要發源地。

  這是一片紅色的土地,境內先后爆發了立夏節起義、六霍起義,組建了12支主力紅軍隊伍,是紅四方面軍的主要發源地、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核心區;這也是一片備受關注的土地,2016年4月24日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這里,同當地干部群眾共商脫貧攻堅大計;這還是一片資源豐富的土地,“紅、綠、藍”三色旅游資源豐富,有5A景區1個、4A景區6個;這更是一片亟待發展的土地,作為國家級首批重點貧困縣,2011年被確定為大別山片區扶貧攻堅重點縣。

  2015年3月,金寨縣作為全國15個試點縣(區)之一開始農村宅基地制度改革。作為此次“三塊地改革”中的重要一項,宅基地改革的試點,主要是完善宅基地權益保障和取得方式,探索有償使用、農民自愿有償退出、轉讓等方式,進一步改革宅基地審批制度,發揮村民自治組織的民主管理作用。

  在金寨縣委副書記、縣長汪冬看來,按照中央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的要求,金寨面臨的最棘手、最迫切的問題是貧困農民的住房保障。因此,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被賦予了特殊的歷史使命——為農民尤其是貧困人口提供安全便利的居住條件。

  金寨縣轄23個鄉鎮,220個行政村,總人口68萬。作為安徽省面積最大、山庫區人口最多的縣,是一個典型的山區縣,老百姓居住分散、偏僻、安全隱患多、生活不便。上個世紀50年代,為治理淮河水患,國家在金寨境內修建梅山、響洪甸兩大水庫,淹沒10萬畝糧田、14萬畝經濟林和三大經濟重鎮,庫區十萬移民只能退守到半山腰。在半山區半丘陵的山坳里,許多村民的房子背山切坡而建,既生活不便又存在風險。與此同時,大部分村莊缺少規劃,管理粗放,導致土地的大量浪費和閑置。如何喚醒這些“沉睡資產”,讓宅基地變成農民“錢袋子”?

  政策多方支持,讓農戶從半山腰搬下來

  既然是“試點”,就要甩開膀子“試”、擼起袖子干,但又要穩住神、把好方向,不能損害農民利益。在一些地方看來,移民政策還不夠優惠、易地扶貧搬遷資金杯水車薪、農村危房改造資金還有缺口。“每項政策都是零星分散的一根手指,我們通過與宅基地改革疊加捆綁,激活了各項政策紅利,將‘手指’變為‘拳頭’,形成合力。”金寨縣政府負責同志介紹,“在‘宅改’工作推進過程中,我們將宅基地制度改革與扶貧搬遷等政策相結合,發揮政策疊加效應,助力脫貧攻堅。”

  蜿蜒曲折的山路猶如一幅天然畫卷,層林盡染,舒展在大山深處,我們的采訪車在彎彎曲曲的山路上緩慢前行。放眼望去,滿目青翠的松樹高大挺直,插滿了整個山坡,不時傳來幾聲鳥鳴,回蕩在山谷之中。山間的小溪清澈見底,緩緩流向遠方。

  2016年4月24日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大灣村的時候,看望過一個貧困戶,名字叫汪能保。時至晌午,在村黨支部書記何家枝的帶領下,我們來到汪能保家,在他的老屋前,習總書記開座談會的照片掛在墻上。汪能保告訴我們,1971年至1975年他在西藏當兵,退伍回鄉后一直務農,生活還過得去,自從2007年唯一的兒子外出打工因車禍去世后,老兩口精神受到打擊,身體每況愈下,汪能保每月要吃3瓶治療肺氣腫的補金片,妻子張邦若每月要吃300多元的降壓藥。2014年5月,汪能保和張邦若成為大灣村第一批建檔立卡貧困人口。

  談及自己的脫貧路,69歲的汪能保說:“是共產黨救了我,要不我早就不在這個世上了,我要振作起來。”2018年,老兩口養了2頭豬,收入3000多元,4畝多茶園流轉收入2300元。入股扶貧光伏電站收入3000元,茶園入股分紅收入2000元,張邦若在村里當保潔員,一年有6000元工資。最高興的還是易地扶貧搬遷政策,通過享受扶貧搬遷補助4萬元、宅基地騰退補貼10.01萬元。搬遷到新房子,不但一分錢沒花,還結余2萬元。老汪讓我們捎信給總書記:“我現在已經搬到老宅對面的新居了,生活一天比一天好,請總書記放心。”

  這是金寨縣農民宅基地改革的受益戶代表,也是金寨縣農民宅基地制度改革的一個縮影。在大灣村,我們走進占地14畝的扶貧移民安置點,白墻灰瓦的二層小樓整齊有序,與四邊的秀麗風景相得益彰。

  過去的一年里,金寨近萬戶貧困戶都像汪能保夫婦一樣享受到了“宅改”紅利。

  村莊重新規劃,讓農民舒心住下來

  “規劃最重要的是充分聽取、尊重群眾意見,方便群眾生產生活。”古碑鎮黨委書記李守成說。

  在金寨,參加“宅改”的農戶都有一張“易地扶貧搬遷分戶標識牌”,自愿退出宅基地補償多少、獎勵多少一目了然。騰退后搬到哪兒去,既要按照鄉鎮統一規劃,也要尊重農民自己的意見。據介紹,為確保農村居民戶有所居、有序集中,改革試點之初,金寨實施了“1+X”村莊布點規劃,按照每個行政村建設1個中心村莊、保留不超過3個自然村的原則,編制村級土地利用規劃和村莊布點規劃。全縣規劃183個中心村莊、397個保留自然村莊,引導農民有序向規劃點集中。據統計,全縣12900多戶農戶自愿有償退出宅基地,其中到規劃村莊9000余戶,進城入鎮3000余戶。

  離開大灣村,車輛駛入古碑鎮,鎮黨委副書記沈業軍自己開車在前面引路,把我們帶到余嶺村胡大畈中心村莊。村莊的道路建設、住宅規劃、配套設施像城市小區一樣,規范有序、排列整齊。

  我們走進小區門口的一家小超市,主人熱情打招呼。他叫羅先銀,有一個兒子,一家五口人,先前居住在半山腰的土瓦房里,交通不便,靠種茶葉維持生活。現在搬到這里,蓋房子花了二十多萬元,宅基地騰退補助5.8萬元,以前的舊宅已經復墾了。

  問起搬到這里和以前在山上住的變化,羅先銀介紹:“那山高路窄啊,只能通行摩托車,用電都麻煩,電壓又低還不穩,電視圖像閃來閃去,手機也打不通。這里交通方便,配套設施好,門前的樹木綠化、道路硬化、污水管網都是政府建設的,孫子在這里上學也方便。我現在開個小超市基本可以解決家庭生活開支,就是有些賒欠,不然的話,還能賺點錢。”

  “這個地方離滬漢蓉高速金寨古碑出口只有三四百米,是靠近鎮中心的黃金地塊,本來規劃為商住用地,如果拍賣,少說也能賣三千萬。”沈業軍說,鎮政府為這塊地可沒少開會討論,為了方便老百姓生活,最后還是給參加宅改的農民居住了。

  “這個事我曉得,業軍書記說的是實話,為了村民搬遷的事,鎮里沒少費心,我們這個小區位置真不錯,要給他們點個贊。”羅先銀對沈業軍豎起了大拇指。

  補償和獎勵相結合,讓農民有錢住新房

  退出宅基地,農民有多少補償?參加宅改的農戶都有一張搬遷獎勵“說明書”:一戶一宅或多宅選擇其中一宅的農戶,自愿退出宅基地的,既有補償,又有獎勵。

  李守成介紹,補償分為兩塊:一是地上房屋拆除補償,按照不同結構每平方米補助250元到600元不等。二是宅基地退出補償,已確權發證且符合規定面積標準的,每平方米補償7O元,超出規定面積的,每平方米補償35元;未確權登記的,由村集體經濟組織或村民理事會和確權單位共同現場核實,經公示無異議并報鎮政府批準,按房屋占地面積每平方米補助70元、房屋占地外的宅基地每平方米按35元標準補償,補償面積不超過160平方米。農戶簽訂退出協議后6個月內騰退房屋,補償標準上浮30%。據測算,這兩部分合在一起,退出宅基地的農戶平均每戶可獲得補償8萬元左右。

  獎勵分為三種:一是到縣城購房的,疊加移民搬遷、易地扶貧搬遷補助,房屋拆除補償標準上浮30%,按購房面積每平方米補助800元房票,最高不超過100平方米。自愿放棄申請宅基地的,每戶獎勵2萬元,金融機構提供每戶不超過20萬元的免抵押安居貸款。二是到集鎮購房的,疊加移民搬遷、易地扶貧搬遷補助,地上房屋拆除補償標準上浮15%,自愿放棄申請宅基地的,每戶獎勵l萬元,按購房面積每平方米獎勵200元房票,最高不超過100平方米,金融機構提供每戶不超過10萬元免抵押安居貸款。三是到中心村莊建房的,對于建卡貧困戶、有直補人口的移民戶、人均建房面積小于30平方米的農戶,優先分配宅基地。疊加移民搬遷、易地扶貧搬遷資金補償,并整合有關涉農資金配套建設給排水、道路、電力通訊、廣場綠地等服務設施。

  在古碑鎮的宋河村,來自安徽省政府政研室的駐村第一書記汪木森,把我們帶到“野度山莊”的三層小樓旁停了下來。

  回顧過去的生活,年逾六旬的山莊主人宋遠讓說:“我家以前租住在村小學的兩間80年代的危房里,每年的租金6000元,那當然沒有現在住樓房舒服。”站在一旁的宋遠讓的兒子插話:“多虧政府的政策好,得益于‘宅基地改革’,各種補貼加在一起有七萬多,我們又借了點,蓋了這棟新房子,剛裝修不久。全家人合計了一下,現在來山里旅游的人越來越多,我們準備搞民宿,‘野度山莊’的名字就是我取的。”

  汪木森介紹:“像宋遠讓這樣的農戶,經過獎勵和補助,新房子蓋起來了,以后搞搞民宿,生活會越來越好。”

  有償退出和有償使用相結合,老宅一律復墾

  金寨探索了宅基地自愿有償退出,助力精準扶貧的可行之路,在依法公平取得、節約集約利用等方面,也形成了頗具特色的制度性成果。

  “改革難道是為了向農民要錢嗎?當然不是。兩條腿走路,才能走得更穩當。”縣政府負責同志如是說。

  “一戶一宅”就是一個農戶只能有一個宅基地,而且根據家庭人口設定面積,超規定面積部分,按階梯累進收取有償使用費。對超出規定面積20平方米以下部分,不收取有償使用費;超出規定面積20~70平方米部分,每平方米每年收取3元;70~120平方米部分,每平方米每年收取6元;120~170平方米部分,每平方米每年收取9元。依此類推,超出規定面積每增加50平方米,每平方米提高3元。

  有償使用與有償退出的倒逼激勵機制形成后,雙管齊下將農戶的住房保障和節約利用土地統籌起來,才能最大限度達到改革的目的。

  同時,金寨創新制定農村宅基地面積標準,確保宅基地管理有章可循,有制可依。差別化的宅基地面積標準,將傳統的單一按戶確定為按戶和人口綜合確定。對每戶4人及以下的,宅基地面積原則控制在120平方米以下,每增加1人,可增加20平方米,最高不超過160平方米。

  宋河村沿著狹長的山谷布局,前后山路長達20公里。我們的車輛在千坪村村口停了下來。汪木森正在向我們介紹眼前的馬鬃嶺,迎面跑過來一位干練帥氣的小伙子。“我是來自安徽省紅十字會的湯常榮,在千坪村擔任駐村書記兩年多了,歡迎各位來調研指導工作。”還沒等汪木森開口介紹,這位年輕人自報家門。

  “以前是上面千根線、下面一根針,現在變成上面千把錘、下面一根釘,上面的政策都要靠基層干部來具體落實。”湯常榮把我們帶到路旁邊的兩層小樓的農民家里,跟我們交流起來。

  “我們掛職干部有時候要處理很多棘手的事。有償退出好解釋,有償使用就沒那么順利了。老李,你說是不是?”湯常榮對著戶主笑了起來。

  “湯書記,你咋還取笑我。”戶主告訴我們,他叫李向陽,家里四口人,一兒一女。“這個房子是2008年建的,上下層共計185平方米。按照文件,我們是120平方米的標準,超出20平方米不用花錢,剩下45個平方米要按照每平方米3元的標準,每年補交135元。當時我就不想交,公家的事,別人都不交,干嘛讓我交。”李向陽心直口快。

  “那后來呢?”我們追問。“后來湯書記帶領我們搞民宿,發展第三產業,幫我們逐漸增加收入。人心都是肉長的,后來我們都把錢補上了。”

  對于宅基地騰退復墾的耕地,按照“宜耕則耕、宜園則園、宜林則林”的原則,交給原土地使用者耕種。金寨縣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,結合美麗鄉村建設、新型城鎮化發展,提升土地綜合利用效能。截至目前,全縣自愿退出宅基地4.4萬余戶,騰退復墾宅基地4.85萬畝,新建居民安置點485個。

  宅基地制度改革,為金寨實現精準脫貧目標提供了有力支撐。2015年底,全縣建檔立卡貧困人口8.43萬人,2018年底,這一數字為1.61萬人,數字變化的背后,離不開宅基地制度改革的推動和落實。

  ?

加載中
中國農村網
責任編輯:蔡薇萍
福彩3D走势图(最近1000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