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農村網 > 社會

變身鄉村攝影師、鄉村“模特”、民宿店主……

鄉村旅游讓農民不僅是“農民”

2019-12-04 13:40:55       來源: 新華每日電訊    作者:胡振華、黃浩然

 

  ▲婺源縣的詹有社牽牛行走在路上,供游客拍照(11月5日攝)。

  新華社記者胡晨歡攝

  初冬清晨,“掛”在山間的篁嶺古村在霧氣升騰中醒來。44歲的鄉村攝影師曹加祥穿著攝影背心,挎著相機走在村頭巷尾,看到喜歡的磚雕、木雕、石雕就停下腳步,按下快門。“這些精致的老工藝,讓人看了心曠神怡。”他說。

  在江西省東北角,作為古徽州“一府六縣”之一的婺源縣,有4000余棟保存比較完好的明清徽州古建。近年來,婺源將保護古村落與發展鄉村旅游相結合,全縣36萬人口中70%以上在從事與旅游相關的產業。

  短短幾年,山鄉巨變。同一個村落,同一群村民,生活方式悄然改變。

  鄉村攝影師:用鏡頭記錄家鄉變遷

  “這是我在篁嶺的攝影工作室,這里有我的很多珍藏嘞。”曹加祥笑著說。

  不到十平方米的房間簡陋而溫馨,墻角的架子上擺放著他多年來用舊的相機和新入手的無人機。兩面墻上密密麻麻掛著400余張他拍攝的照片,山村從貧窮衰敗到欣欣向榮的變化被生動記錄。

  時光仿佛在屋里停滯,歲月似乎就沉淀在斑駁的兩面墻上。

  這里是有近600年歷史的婺源縣江灣鎮篁嶺古村,處處是依山而建、錯落有致的傳統徽派建筑,一律灰墻黛瓦,水墨青磚。天氣漸冷,但游人如織,生機盎然。

  曾幾何時,篁嶺地質災害頻發,缺水缺電、房屋失修、經濟凋敝。“篁嶺村和附近的村落有很多徽派建筑,但我們守著‘金飯碗’,過著苦日子。”曹加祥說。

  1993年,曹加祥購買了第一臺相機。在那個拍照需要膠卷的年代,曹加祥每次回鄉拍照,都會洗出幾張帶去務工的地方。

  2009年,婺源縣鄉村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和當地政府協商,通過古村產權收購、搬遷安置等形式,在山下建了新村,同時對古村進行保護性開發。2013年,景區開始試營業,一年后篁嶺一躍成為“網紅”旅游目的地。

  “20多年來,我在照片中看到了家鄉的變化。”曹加祥說。

  2012年,曹加祥結束在浙江的打工生活,回到江灣鎮,成為篁嶺景區的工作人員,業余時間當起了鄉村攝影師。“我用鏡頭記錄家鄉變遷,很有意義。”他說。

  鄉村“模特”:幸福再現傳統生活

  時下,篁嶺仍沉浸在“曬秋”的喜悅中。

  58歲的曹細香,裹著頭巾、系著圍裙,將盛滿柿子、辣椒的曬匾擺到木架上。游客們圍在四周,舉著手機拍下豐收圖景。

  “曬秋,是我們山里人特殊的生活方式。”曹細香說,山里種的,地里長的,樹上摘的,趕上什么就曬什么。

  只是如今不為生計,而是讓山村多一番景致。

  從篁嶺古村搬下山的村民中有近200人被景區返聘,從事和旅游相關的工作。像曹細香這樣的婦女每天向游客展示當年的生活場景,她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——“曬秋大媽”。

  “以前山上缺水少電,上山下山要走很長的山路。如今老家成了景區,我們成了‘上班族’,還有工資領。”曹細香說,“游客都說我們是幸福的‘模特’嘞。”

  在距篁嶺70公里的察關村,村民詹有社牽著牛走過老樟樹下的拱橋。如今,養牛對他而言不是為了耕地,而是“表演”。

  在橋頭不遠處,72歲的臺北攝影學會理事周李隆德帶著14名攝影愛好者,正在拍攝詹有社牽牛的畫面。

  “過去的15年里,我每年至少來兩次婺源。這里保留了古村的原汁原味,是我們最想尋找的‘味道’。”周李隆德說。

  曾經的農活,現在的“絕活”,淳樸的村民成了詩意鄉村的別樣“模特”。

  民宿店主:鄉村振興讓景美人更美

  山腳下,移民搬遷的篁嶺新村,一棟棟鄉間小樓鱗次櫛比、干凈整潔,民宿、商鋪等開了近百家。

  以旅帶農,村民富了起來。“2014年景區接待游客12萬人次,到2019年,僅‘十一’黃金周就接待了12萬人次,全年游客量預計突破140萬人次。”婺源縣鄉村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向陽說。

  “村里發展好了,游客多了,我也不想在外漂泊了,2014年就回鄉經營起民宿。”45歲的村民曹松欽說,通過提升服務品質,線上線下發力,今年純收入預計突破20萬元。

  據婺源縣統計,篁嶺村村民人均年收入從旅游開發前的3500元,提升為2018年的4.5萬元。

  以農促旅,實現共同發展。在景區門口,一些民宿店主排著長隊招攬游客,秩序井然。

  “排隊攬客是村民自己想出來的主意,不爭吵,鄉風更文明。”當地村干部俞日民說,篁嶺新村的污水處理項目快完工了,環境更好了,景區游客也會越來越多。

  從景區運營以來,篁嶺在外務工的村民陸續回鄉創業。“目前,篁嶺新村近800人中,在外打工的人不超過20人。”曹松欽說,“向心力增強了,村里景美人更美。”

  午后,一群游客從民宿中走出,在冬日暖陽的照射下坐著纜車上了篁嶺古村。來自浙江的大學生朱婷婷架起畫板,坐在古村的墻腳下寫生。

  畫畢,她在畫紙右上角寫下“山村如畫”四個字,過了一會兒,又加上了幾個字。

  “現在的山村比畫還美,應該是‘畫如山村’。”朱婷婷說。

加載中
中國農村網
責任編輯:霍然
福彩3D走势图(最近1000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