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農村網 > 調查

理清資產進行經濟賦權 壯大集體夯實治理根基

——河南獲嘉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觀察

2019-12-02 19:44:39       來源:新華社    作者:記者韓朝陽

  219個行政村中,集體收入空白村55個,5萬元以下的村89個。在河南省獲嘉縣,村集體經濟薄弱曾成為基層治理的“疑難癥”,發展路上的“絆腳石”。

  “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。”獲嘉縣、鄉、村三級書記都將這句話記在心上、落在行動,他們抓住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重大機遇,乘風而動,順勢而為,盤活了集體資產,壯大了集體經濟,促進了農村治理、發展。

  清產核資摸清家底 折股量化保障權益

  獲嘉縣于2017年6月被確定為全國第二批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縣,獲得先行先試、大膽創新的機遇。

  獲嘉一些村莊的集體資產是筆“糊涂賬”,有被私人數十年侵占的,有簽訂不合規合同租賃承包的,有被悄無聲息征收轉變用途的……吃到嘴里的肉,誰都不愿吐出來。改革中,清產核資,摸清家底是一場“硬仗”“苦仗”。

  獲嘉縣選擇依法破題、政府撐腰、宣傳造勢、黨委支招。位莊鄉南陽屯是城中村,大量歸屬集體的門面房被低價租賃。“原來一間門面房2萬塊錢租10年,每平方米50多塊錢/年,還有人逾期占有。”南陽屯黨支部書記王平說,清產核資時,由司法、紀委等部門組成的工作小組幫南陽屯清理不規范合同,再公開招標,門面房的租金漲到了每平方米310元/年,6000多平方米門面房成了“金疙瘩”。

  清產核資打基礎,折股量化賦權益。擁有7300余萬元集體資產的南陽屯,股權分紅是塊大蛋糕,南陽屯通過“四議兩公開”制定“十六不準”,界定分紅成員,將掛靠戶口等人員剔除后,確定3288人享有分紅權益。

  目前,獲嘉全縣完成清產核資、身份界定和折股量化工作,理清經營性資產約2.62億元、資源性資產58.18萬畝,39.9萬人享有村集體經濟分紅權益。

  “無中生有”清除空白 “點石成金”盤活資產

  清產核資是“苦仗”“硬仗”,解決村集體零收入、盤活集體資產更是“攻堅戰”“持久戰”。“改革之初,有人問集體收入空白村如何改?改什么?我們認為改革恰恰是消除集體零收入、壯大集體經濟的必由之路。”負責農業農村工作的獲嘉縣副縣長王慶軍說。

  改革前的中和鎮小官莊村是貧困村,集體收入微乎其微。如今當地和新鄉市潤輝生物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合作,村企共建香菇基地,在小官莊等3個村建成130余個出菇大棚。合作過程中,集體零收入村莊也分到“一杯羹”,小官莊優先獲得4個大棚的管理權,除去必要支出,每個大棚一年為村集體貢獻約5萬元。

  “零收入村莊起家太難,必須先扶上馬,再送一程,他們掘到第一桶金后,逐漸自主謀發展,形成良性循環。”中和鎮黨委書記李孟州說。

  盤活集體資產過程中,獲嘉縣各村成立的股份經濟合作社發揮了重要作用,有效解決了一些村莊黨支部抓黨務,村委會管政務,集體經濟發展卻無人問津的尷尬。南陽屯村股份經濟合作社成立后,大刀闊斧盤活集體資產,利用本村土地引入菜市場、花卉市場項目,成立勞務公司,激活了各類生產要素。

  壯大集體經濟 夯實治理根基

  獲嘉探索村企共建、土地統籌經營、集體資產打包等8種模式壯大集體經濟。史莊鎮范莊村通過拍賣道路兩側林木種植權等資源性資產經營權,增收近20萬元;位莊鄉馬營、石佛兩村將分散的宅基地統一規劃整合,與周邊土地集中流轉,引進了總投資2億元的田園綜合體項目;照鏡鎮照鏡村通過土地集中流轉,新增“邊角地”135畝,年增收13.5萬元。目前,獲嘉縣50%以上的村莊年收入達10萬元。

  為什么要想方設法發展村集體經濟?在鄉鎮工作20余年的中和鎮鎮長田中華說,村集體經濟薄弱的“一窮二白村”,不僅經濟窮,而且人才窮,年輕有才干的人不愿當村干部,年齡大的村干部只愿當“和平官”,不能干事,不愿管事。“領頭羊”沒有戰斗力,群眾自然一盤散沙,治理漸差,集體漸空,群眾漸窮。

  “我們始終認為改革的根本目的是為了壯大集體經濟,增加農民收益,強化村級組織,夯實治理基礎。”獲嘉縣委書記王永記說。

  在獲嘉縣的改革設計中,激活農村經濟活力的同時,基層治理結構也將順勢調整,通過村兩委與股份經濟合作社成員的交叉任職,明確經濟發展權責,改變村莊“一窮二白”的現狀,避免“集體空,沒人聽”的尷尬,走上了“集體有,跟黨走”的大道,增強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力、凝聚力,夯實了治理根基。

加載中
中國農村網
責任編輯:高曉川
福彩3D走势图(最近1000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