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農村網 > 基層干部

“三有干部”搞掂“問題村”

2019-12-02 10:00:21       來源:新華每日電訊    作者:詹奕嘉

 

  漫畫:曹一

 

  火車跑得快,全靠車頭帶。

  在廣東陽江,曾有一些“問題村”,有的毒禍泛濫,有的賭博成風,有的涉黑涉惡,有的良田撂荒……

  近年來,當地精選了一批農村基層黨組織帶頭人來改善鄉村面貌。這些青年“村官”,在當地被稱為“三有干部”——

  有情懷,放棄在外的豐裕生活返鄉工作;有魄力,敢于直面各種挑戰“啃硬骨頭”;有思路,用新辦法新手段解決各種老大難問題……

  在“問題村”中,“新頭雁”們紛紛迎難而上、碰硬克難,帶領群眾凝心聚力改善治安、移風易俗、發展經濟,給鄉村振興帶來了新希望。

  回村兩月累瘦8斤,“這個新來的村支書,比公安還兇”

  “白天有人打劫,晚上有人盜竊,光天化日吸毒”——這是陽江市江城區崗列街道對岸村2011年之前在地方上的“口碑”。

  那年6月,已在外購房置業、事業有成的梁鼓勁上任對岸村黨總支書記。他接手的是個名副其實的“爛攤子”——村集體經濟薄弱、對外債務累計300多萬元、村干部工資長期被拖欠。

  最令他操心的是治安。一萬多人的大村,不僅“兩搶一盜”問題突出,而且有好幾百人染上毒癮,被外界稱為“白粉村”。當時,很多村民選擇“逃離”、出外務工。

  有村民代表找上門來,希望在外做生意的“能人”梁鼓勁能回村改變這種局面。“回村對自己收入肯定有影響,家里人也說,生意正好的時候不應該放棄,需要慎重考慮。”梁鼓勁經過好幾天的思想斗爭,最后還是覺得自己“義不容辭”。“我是黨員,又是從對岸村走出去的,村里的狀況不好,如果我們都不站出來,那村子不就毀了嗎?”

  梁鼓勁走馬上任后,走村入戶了解情況,兩個月跑下來瘦了8斤。村里治安的惡劣情況遠超他的預想:有的癮君子甚至在村委會辦公樓門前的菜市場打劫群眾。

  為改善治安,梁鼓勁召集村“兩委”干部和部分外聘人員組成治安巡邏隊,實行24小時巡邏。作為村支書的他,第一個帶頭參與上街巡邏,發現問題即刻處置、報警,很快就抓了一批吸毒人員。

  被送去強制戒毒的一個“白粉仔”說,這個新來的村支書,比公安還兇。

  為提高巡防效果,梁鼓勁四處籌錢,給全村主要路段安上攝像監控。如今,在村委會大樓一層保安室內,村干部可以根據69個攝像頭拍攝到的情況掌握治安信息,不需要每時每刻都為搶劫、盜竊問題疲于奔命。

  目前,對岸村已有80多人成功戒毒,其中30多名戒毒人員還走正道做起海鮮生意。昔日臭名昭著的“白粉村”,成了陽江市平安村居示范點。

  解決了治安問題,梁鼓勁如今的主要精力已放在集體經濟發展上。在海洋漁業部門支持下,他號召村民以股份制形式成立漁業公司,從銀行貸款建了幾十艘大馬力鋼殼漁船。2018年,村集體收入超過41萬元,比2011年時翻了一番多,村民人均收入從8000多元增加到2萬多元,在陽江全市名列前茅。

  “今年的重點工作是征地改造漁港,將來可以辦海鮮美食節。”梁鼓勁感慨,他最自豪的事情,就是改變了村里的治安和民風,本村人以前都羞于提自己從哪里來,現在可以自豪宣稱“對岸村人”了。

  “先向自己開刀”,苦勸村民“搞掂”百年地拖網

  如果上網搜索“陽西縣溪頭鎮藍袍村”,彈出來的信息多和旅游度假有關,比如“觀藍袍村捕魚實錄”“藍袍村的地拉網”“藍袍村海邊拉網”“藍袍灣看捕魚”……

  不過,如今的藍袍村已經門庭冷落,沙灘邊的大排檔也是門可羅雀。因為最吸引游客的“地拉網捕魚”,已經被黨總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馮百瑜帶頭給“搞沒”了。

  藍袍村旁的藍袍灣,“地拉網”捕撈方式已持續百年,是當地很多村民的重要收入來源。“地拉網”網眼小、捕撈深度大,攤開后可將幾公里范圍內的大魚小蝦一網打盡,嚴重破壞海洋生態環境,早在2012年就被國家列為禁用網具。

  然而,藍袍村地少人多,“地拉網”又聲名遠播,不少村民一時難以舍棄,使用“地拉網”進行捕撈的違法行為仍時有發生。

  早年在珠海經商、2006年回村在海邊開海鮮大排檔的馮百瑜,其實也是“地拉網”的間接受益者,因為慕名而來的游客看完拉網捕魚后,往往都去海鮮大排檔消費。

  然而,禁止“地拉網”卻成了他回村后的棘手難題和村里的頭號工程。

  “當時村里有150多戶、1200多人都在搞,執法人員進村就消停,人一走就有村民偷偷去弄。”馮百瑜說,國家明確禁止這種讓魚蝦“斷子絕孫”的捕撈方式,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說服村民。

  在兩個月的時間內,馮百瑜組織了六次村民大會,自己又一戶一戶上門做村民的思想工作。

  面對不理解有怨氣的村民,他一邊解釋政策一邊苦口婆心地說:“我自己就是做海鮮餐館的,不搞‘地拉網’損失也很大,所以我帶頭不買‘地拉網’打上來的海鮮,希望大家支持……”

  今年7月中旬,隨著鉤機來回穿梭,32槽“地拉網”網具、船只等非法作業設施被徹底銷毀。藍袍村相關村民已全部提出轉產轉業申請,當地政府已發放首期轉產轉業補助資金590萬元。

  如何助力不搞“地拉網”的群眾轉產轉業?馮百瑜跑了幾趟廣州,終于找到一位老板回村投資辦服裝廠。

  “這個月征完地就開工建設,明年三四月第一期就可以投產,估計招150名員工,以后規模擴大了,第二期可以招300人,第三期可以招600人……”馮百瑜說,服裝廠不僅可以幫助解決村民的就業問題,而且能壯大集體經濟收入,每年可以收入幾萬塊錢。

  讓打球代替打牌,“賭風”不禁而絕

  和青年“村官”不同,陽江市下轄縣級市陽春崗美鎮的李紅燕,是經過好幾個環節才當上了那排村黨總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。

  2014年,已是一家小型旅行社老板的李紅燕,應村里長輩邀請兼職當村“兩委”的電腦員,不料撞上當地招考村級后備人才。當過4年導游、四處走南闖北的她,想盡快改變自己家鄉的落后面貌,于是興沖沖參加了考試。考過之后,便一心一意在村里奔波了。

  “有新思維的年輕人都在外面闖蕩,在村里的主要是老年人,我希望那排像我去過的新農村旅游點一樣發達富裕起來,再加上家里人還在村內,一時沖動就考回來了。”李紅燕說。

  2017年5月村級換屆選舉中,干了三年村務工作的李紅燕當選為那排村黨總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。村里當時盛行的“賭風”,成了她的“眼中釘”。

  當時的那排村,逢年過節小賣部特別熱鬧,不是買東西人多,而是村民在一起玩“鋤大D”“斗地主”“三公”……盡管賭注不大,但是對當地風氣造成極其不好的影響,導致一些村民沉迷賭桌、不務正業,有的村干部也習以為常,聽之任之。

  如何移風易俗?李紅燕并沒有“簡單粗暴”去禁止,而是采取“上級補助一點、村組自籌一點、部門幫扶一點、黨員奉獻一點、社會捐贈一點、群眾投勞一點”的辦法,籌措資金,建設村級黨員活動中心,設置黨員活動室、黨建宣傳專欄及籃球場、羽毛球場、休閑廣場等設施。

  此后每逢農閑時節和節假日,村“兩委”都組織起游園、廣場舞、拔河比賽、籃球比賽等各種活動,逐漸把村民從賭桌上“吸”了過來。

  “特別是年初一到年初四天天籃球賽,年輕人打比賽,家長肯定要來助威,誰還有時間去打麻將、‘斗地主’?”李紅燕說,這種間接方式比直接去掀賭桌管用多了,將來她打算把運動場地進一步推廣到自然村,如果每個村都有一個籃球場,村民也能過上更健康的生活。

  “只給自己59分”,荒地變良田“一箭三雕”

  秋冬時節,陽西縣溪頭鎮石港村中心的廣場上,村民正在曬稻谷。這片平整的地面,兩年前還是垃圾遍地、雜草叢生。

  當時還在外辦養殖場、開服裝店的葉大集,每次回村看到這個“垃圾場”都十分惱火地吐槽:“太不像樣子!”

  石崗村的“臟亂差”事出有因。由于當時的村支書出車禍受傷長期臥床、村“兩委”班子年齡偏大、文化水平偏低等問題,村“兩委”班子凝聚力戰斗力不強,導致村集體經濟薄弱、基礎設施建設落后、群眾意見較大,被陽江市列為軟弱渙散基層黨組織。

  2017年村“兩委”換屆之后,葉大集成了黨總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。2000年就入黨的他說:“我是共產黨員、又是退伍老兵,應該多給村里做點貢獻,也能挑戰一下自己。”

  上任后的葉大集很快帶領村民清理了垃圾堆,并聘請了6名保潔員,村容村貌“改頭換面”。然而,他只給自己這兩年的工作打59分。

  在葉大集眼中,村里最重要的任務是掃黑除惡、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。由于治安工作到位,村民沒有受到黑惡勢力的侵擾;利用入股一個光伏發電項目,也基本解決了無勞動能力貧困戶的增收問題;而集體經濟薄弱卻成了村里的“短板”,每年一萬多塊錢的收入讓村“兩委”捉襟見肘,也成了他最大的“心病”。

  根據在外做生意的致富經驗,葉大集對村民說,富民強村決不能憑運氣,也不能只依靠扶貧,必須靠勤勞、技術和集中生產經營打開銷路。

  2018年年底,葉大集做通了幾十戶村民的工作,在石港村下埂嶺租了他們152畝已經撂荒的田地,又招聘村民集中進行墾造水田改造。如今,這些水田長勢良好、正待收割,陽光下的稻穗折射出金燦燦的光芒。

  “搞好這塊地一箭三雕!”葉大集興奮地說,一是盤活了荒地、增加了耕地,二是村民得了租金又拿了工錢、解決了就業,三是高品質稻米已經有了銷路、壯大了集體經濟。

  靠這152畝水田,石港村今年的村集體收入將增長到10萬元,相當于一年翻了好幾番。但對葉大集來說,這只是開了個頭,他還想借此打造鄉村綠道和旅游項目,給村民帶來更多的“紅利”。

  面對“爛攤子”,從小事做起重塑希望

  被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列入重點掛牌督辦線索、被陽江列為軟弱渙散重難點村……陽東區東城鎮的這條村,過往幾年不“太平”。

  2018年年底趕回來“救火”的村黨委書記、村委會主任陳建軍,早在2005年就當了村干部。2011年,再度當選的他因和身邊同事“合不來”,產生了“世界那么大、我想去看看”的想法,便離開家鄉去陽江市區經營建材生意了。

  陳建軍當時萬萬沒想到,正是從2011年開始,“合不來”的治保主任陳某慢慢成了“黑老大”,身披“合法”外衣的治安隊逐漸發展成為一股惡勢力。2014年,陳某通過購買選票、跟蹤滋擾競選對手等非法手段當選村委會主任,把持基層政權,發展治安隊力量充當“地下執法隊”,非法占地建房出售,強攬土方工程牟利……

  在2018年掃黑除惡專項行動中,陽江警方在該村抓獲犯罪嫌疑人32名,立刑事案件23宗,扣押、查封涉案財物折合人民幣超過2600萬元,13名公職人員、村居干部涉案。整個村委會班子幾乎被一掃而空,村民辦事十分不順,村內怨聲載道。

  還在陽江市區經商的陳建軍,很快接到了駐村第一書記陳修學的電話。“陳書記說我有村務工作經驗,能不能回來?我斷然拒絕,至少拒絕了10次,區領導動員也不行。”陳建軍說,不想回村工作的原因很簡單——工資待遇太低了。

  “村委會現在在最動蕩的時候,村里那么多資源最需要征地開發的時候,你不去擔這個擔子,等誰來擔?”直到村委會換屆選舉即將開始的前夕,陳建軍才被陳修學的一番話勸服。

  回村后的陳建軍第一件事就是彌合村“兩委”的裂痕。十多年來,村“兩委”班子在在征地問題上意見不一,導致村黨支部與村委會分開辦公、各自為政、互不往來,村委會甚至有一段時間停發了支委成員的工資,造成諸多不穩定因素。

  在駐村工作組的支持下,陳建軍在村“兩委”每周二下午定期召開聯席會議,增強黨員之間的凝聚力,并定期接訪群眾,從一件件小事開始解決村中存在的各種歷史遺留問題和糾紛。

  他說:“班子不團結是最大的問題,沒有好的班子不可能干出事情來。每周二下午開會,集體進行理論學習、與第一書記交流,每個人都要對每周工作做總結,討論怎么把中央精神、省市政策落實到村里來。”

  而每周一上午則是陳建軍帶頭接訪的時間,他公開向村民承諾任何事情都可以在這個時間到會議室找他。不到一年時間內,陳建軍已經接到了110宗矛盾糾紛的投訴,有的是為了分紅、有的是為了分地、有的是本地人和外村人的沖突……

  村內水利溝年久失修,一下大雨就臭水漫街,容易發生失足危險。陳建軍找鎮領導籌措資金,將明溝改造為暗渠,減少了臭味,也避免了安全隱患。

  村委會一處5000多平方米、承包出去的果園2015年已經到期,但租戶與上屆村委會有矛盾糾紛,既不交租金也不搬走。陳建軍上門幾次做思想工作,成功動員租戶搬走,果園也準備重新招租……

  “雖是小事,但做好了才能讓村民重新樹立對村干部的信心和信任。”陳建軍說,如今這些問題已經有90多宗得到解決,剩下的也正向上級黨委政府請求支持協調。等村里安定下來之后,超過10萬平方米的留用地開發就可以提上日程,每年村集體收入超過百萬元將可能從夢想變成現實。

加載中
中國農村網
責任編輯:霍然
福彩3D走势图(最近1000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