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農村網 > 基層干部

90后村干部情侶:相隔百公里 鼓勵彼此發光發熱

2019-11-27 15:57:34       來源:廣州日報    作者:

  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謝小勤

  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張遠

  他們是村子里少見的“90后”。

  2008年,我國開始實行選聘高校畢業生到村任職計劃。一時間,“大學生村官”成為許多高校畢業生眼中的“香餑餑”。然而十年過去,各地的大學生村官早已更新換代了好幾撥人:來得多,去得也多。

  婚戀和出路,成為這群年輕人離開的最大誘因。對于駐村在林芝市麥巴村的漢族女孩謝小勤來說,她也曾萌生過對愛情和工作的困惑,但如今,一切似乎正在悄然改變。

  文/圖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程依倫、蔡凌躍

  “駐村”日常 因語言和同齡人缺位而焦慮

  11月的林芝,天氣干冷。但對于駐村在林芝市麥巴村的漢族女孩謝小勤來說,這樣的干燥天氣卻遠比七月強對流天氣下的濕冷要好受得多。最近的她,由于每天都要和同事開會到很晚,總需忙到深夜。但是回到家之后,她還是會習慣先和男朋友張遠微信聊聊天,接著便窩在房間看一會兒《甄嬛傳》——村里的網絡不太好,這部老早前下載好的劇,被她來來回回看了幾遍,竟然就看上癮了。

  謝小勤的大學四年是在珠海度過的,如今的她,卻與許多同學過上了截然不同的生活,在海拔近3000米的林芝,她是一名“駐村”干部。

  “駐村”的日子并不輕松,大多數時候的日常工作都是協助村兩委寫材料、下村、做統計。不過對于這群年輕人而言,比起偏僻的地理位置、儉樸的生活條件和陌生的語言環境,狹窄的交際面和缺位的同齡人更易讓他們焦慮。

  “平日里打交道最多的就是村民,村里又都是老人、留守兒童多,年輕人少。”在謝小勤所處的林芝市工布江達縣仲莎鄉,據她介紹,只有9名90后;而在麥巴村里,她更是唯一一個90后,漢族人。

  “交通閉塞,工作地點又遠,再加上圈子小、工作出路受限,好多一起駐村的同事,找對象都很困難。”謝小勤說:“很多大學生村干部,都是最后嫁給了當地人,但他們懂藏民的語言,我卻還在學習階段,整體而言,說不孤獨是假的。”

  放棄大城市

  為回報社會當村干部

  “駐村”的日子里,謝小勤其實一直都在和“孤獨感”較量。

  還在大學期間,謝小勤曾被診斷出患有抑郁癥,因而當援藏選調生的錄取名單公布出來時,她身邊的許多同學都感到非常詫異。“她平時在班上是一個很低調內向的人,我都不怎么敢和她說話,因為會擔心不小心刺激到她。但是她確實努力。如果我經歷了她的那些事情,或許我不一定會比她做得好。”謝小勤的一位大學同學如是說。

  對于謝小勤的決定,她的媽媽同樣不解。謝小勤的老家在湖南,單親家庭出身的她是由媽媽和外公一手帶大的,“當時媽媽非常反對,因為她覺得,其實我在珠海或者廣州也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。”

  大多數人都不理解謝小勤的初衷,謝小勤自己卻非常堅持。“其實有兩個方面的原因吧,一方面是家庭條件不是很好,當時在學校的時候每年都會領國家助學金,國家和學校都幫了我很多,所以既然有這個項目,就一定是因為國家那邊需要人,而且輔導員也極力推薦我過去,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回報國家和學校的方式……還有就是,家里媽媽和外公都不能工作,他們沒有收入,但是來西藏的話,這邊會一次性發一些安家費給我,那一筆數額可以讓我的家人改善生活,所以一想到這個,我就過來了。這個理由可能有點庸俗。”謝小勤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  “當時本來想待滿五年,等合同期過了就回去,可是沒想到后來會遇到他,所以現在就覺得兩個人互相照顧,待在這兒也不錯。”謝小勤口中的“他”指的便是張遠。

  相識戀人

  兩人相隔百公里互相鼓勵

  張遠是和謝小勤同一批參加駐村的大學生,兩人最開始是在選調生微信群里認識的:“當時覺得他說話很成熟幽默,和他聊天挺開心的,后來來了西藏就見面了,也很合眼緣,也就在一起了。”

  確定戀愛關系之后,兩人申請調去了同一個鄉鎮——林芝市工布江達縣仲莎鄉“駐村”,然而意想不到的是,謝小勤所處的麥巴村,與張遠所駐的林澤村相隔126.7公里,相戀第一年的他們,總共沒見過幾次:“九月份一起去了鄉鎮,結果十一月份我去縣里培訓了一個月,十二月份等我回來,他又去培訓了,現在兩個人駐村的地點又這么遠,幾個月都沒法見面,有時候想想就覺得很心酸。”

  不過,積極樂觀的張遠卻總能給謝小勤不少力量。“他知道我的情況,所以他會一直鼓勵我。他很喜歡現在的工作,并且在他看來,他現在的工作是在保衛邊疆保衛祖國,并讓他引以為傲,有時候哪怕是一件小事,他都能高興很久。”

  藏區的天空,干凈得纖塵不染。雖然謝小勤也曾羨慕過都市白領的生活,但她依然喜歡現在的“駐村”生活:“這里的藏民很樸實,并且相比北上廣,工作壓力也小很多,不會像很多同學那樣,深夜加班到十一二點還要趕末班地鐵,也不需要想一些復雜的人事關系,有更多時間做一些自己的事情。”

  如今的謝小勤每天回到家之后,還是會習慣先和男朋友張遠微信聊聊天,有時兩人還會聊到未來結婚生小孩的事。作為村子里唯一一個“駐村”的漢族人,為了能和藏民更好地溝通,最近她還學起了藏語。

  謝小勤沒看過那檔鄉村綜藝節目——《向往的生活》,但她也有自己的憧憬,她說,自己最希望的就是家人能幸福;除此之外,她還想開一家小店,然后和喜歡的人在一起。“或許未來我也會選擇回老家,但現在,盡好自己的責任,做好點滴工作,就是對家人、對社會最好的回報。”隨即,謝小勤有些羞澀起來,她說:“也正是有了他的鼓勵,我還想繼續發光發熱下去。”

加載中
中國農村網
責任編輯:程明
福彩3D走势图(最近1000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