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農村網 > 扶貧

“好好奔啊,韓花!”

2019-12-04 09:24:15       來源:新華社    作者:孫正好

  陽光灑在新窯上,60歲的韓花站在院門口——上坡拐了個彎,駐村第一書記賀世杰就看到了這樣一幅冬日情景。

  “韓花,年底了,我們給你算收入來了。”賀世杰迎上去說。

  韓花生性靦腆,話不多,咯咯地笑了幾聲,并讓賀世杰和其他兩位一同前來的幫扶干部先進屋。賀世杰往后退了退,用濃重的陜北方言開玩笑說:“韓花,你是主角,你走前頭,我們走后頭。”

  賀世杰是陜西省延安市延川縣賈家坪鎮劉馬家疙瘩村駐村第一書記,這個村于2016年整體脫貧,韓花一家晚了兩年,是2018年的脫貧戶。賀世杰說,韓花有個智力障礙丈夫,她本人腿腳也不太靈便,兩口子曾是村里最貧窮的幾戶之一。

  韓花端來一盆新鮮蘋果,讓幫扶干部們先吃點兒。三人正低頭梳理入戶的資料,顧不上。

  賀世杰掏出筆,將登記表在炕沿上鋪平了。“今年你家兩頭牛,賣了18000塊錢,這是事實吧?”韓花兩口子最主要的營生就是養牛,收入大頭也系在牛身上。賀世杰有些迫不及待地想核實清楚。

  “嗯。”韓花點了點頭。賀世杰將兩頭牛的收入填到表上。

  “粉條到現在賣了4000多元,是不是?”賀世杰問。這兩年,當地政府引導村民成立互助組,抱團做手工粉條,增加收入,韓花也是其中一員。

  韓花識字不多,有些記不清。

  “我記得比你清楚。”賀世杰笑著說,“因為粉條都是我幫你賣出去的,一次是2100元,一次是1212元,還有一回是150元,還有300元一次,520元一次,一筆一筆都記了賬,對著沒?”

  韓花笑著點點頭。

  “上半年農作物受旱了,現在賣得怎么樣?”賀世杰問。

  “土豆賣了1000塊錢,玉米賣了1500塊錢。”韓花回答。

  “土豆這塊影響不大,玉米收入確實沒去年好。”賀世杰說完,將土豆和玉米收入也寫了上去。

  “酸棗賣了200塊錢,你沒算上。”韓花走過來提示道。

  “這也算收入嘛,你看你如果不提醒,我都不知道。”賀世杰笑著在生產經營性收入一欄里,加上了酸棗收入。“今年你們的轉移性收入增加了。”賀世杰扶了扶眼鏡接著說,“今年元月份開始,你過了60歲。現在你們兩人的養老補助每季度是948元4毛5分。”

  “……兩頭牛18000元,殘補每季度180元,還有光伏分紅100元……”賀世杰扯過一張草稿紙,一筆一筆地加起來。“今年家庭總收入是30355元1毛2分。”

  沒一會,賀世杰停下筆,念出了最后的核算數字。

  “還得算一下支出。”一同前來的延川縣農業局駐村幫扶干部劉雪梅過來提醒賀世杰。

  “對。”賀世杰回答,“生產經營性支出這塊,主要是給牛治病的藥錢,農作物的種子錢、化肥錢,還有做粉條的燒煤錢。這塊根據咱們之前算的,加起來是800元,對不對?”

  “對。”韓花點點頭。

  “刨去800元的支出,家庭純收入就是29555元1毛2分,你們兩人人均純收入接近15000元。”賀世杰算完賬抬起頭接著說,“去年你們倆加起來才是14000多元,今年多在哪里了?多在你多賣了一頭牛,還多在哪里了?多在你的養老補助和粉條收入上了。好好奔啊,韓花!”

  韓花靦腆地笑了笑,點點頭。

  四人一起確認無誤后,賀世杰和同來的賈家坪鎮政府包村干部劉小強在表上簽了字。

  “等到最后村級核查無誤后,你就可以在上面按手印了。”賀世杰說,韓花點點頭。

  臨下坡時,賀世杰轉過身向韓花招了招手。那時,韓花依舊站在院門口,陽光中的她也不停地招手,目送“親人們”離去。

加載中
中國農村網
責任編輯:張璟
福彩3D走势图(最近1000期)